學生
»
平民公主
會員登入 免費註冊 Jacso Entertainment

« 上一頁 | 下一頁 »

維尼夫婦小說《面具》

我結維尼夫婦的NK和V, 鏡頭前如此親密, 摘下面具後到底藏著什麼故事.
長篇小說《面具》向你展示不為人知的藝人私生活...  

  

 


 

第一章     誰的面具掉了?


“最喜歡NK了。”這是她在玻璃窗上喝出話,笑容靦腆,小聲地問道:“知道什麼嗎?”

NK整個人靠在柱子上,寵溺地看著眼前這個像小女孩一樣害羞的她,嘴角勾起漂亮的幅度。

這畫面很好,女的嬌羞漂亮,男的英俊挺拔。

“CUT!”導演大喊一聲,說道:“這畫面非常好!太完美了!收工……今天謝謝各位了。”

那剛剛勾起的笑意,瞬間消失在無形中,NK打了一個呵欠,看起來似乎很疲倦,他有禮貌地對工作人員鞠躬。民在看在眼裡,疼在心裡,心道這幾日又是東奔西走準備EVENT又是錄製聖誕禮物,之前都已經熬夜了兩個通宵,能做在這個程度,已經是他的極限了,他趕快替NK收拾東西,想著收工了就快點回宿舍休息吧。

宋茜起身對工作人員們鞠躬,說謝謝,笑容就像冬日裡的奶茶,甜甜暖暖。而NK道謝說再見後就想快點出了咖啡廳上車回宿舍。

這時,民在還是推搡了下他的肩膀,提醒他應該上去和宋茜握手,畢竟他們是共事的搭檔,當著這麼多人的面,連個招呼不個打一個,實在說不過。

“辛苦了。”NK遲疑了一下,然後伸出手。
“一樣的,和您工作很愉快,再見。”宋茜爽快地伸出手,與他握了握,大方又得體,說的話親切不失禮貌,但又有距離。

剛剛那個一邊害羞一邊寫著玻璃心的女孩呢?剛剛那個快要把女孩溺死的在眼神中的NK呢?好了,在導演說了CUT之後,一切回到現實,這只是工作而已,沒有任何的過度意淫,真愛只存在於鏡頭。

在咖啡廳裡一直靜靜看著他們錄製的幾個粉絲,發出了微小的嘆息聲。

NK的保姆車中。

“就算你和維多利亞只是逢場作戲,也麻煩在在其他人面前把戲做足了,收工後那麼冷淡的表現要是讓那些狂熱的CP飯知道了,怎麼辦?。”民在一邊開著車,一邊不滿說道:“最近KHUNTORIA大勢,什麼電視節目談話訪問啊你都做足了戲份,如果現在被爆你們不和之類的新聞,看你怎麼下台。”

NK整個人倒在後座,外套整個蓋在臉上,看起來似乎已經困得不行了。
“你到底聽進去沒有?哥也是為了你著想啊!”民在按了按喇叭,希望NK能給自己一點回應。

半響,NK扯開了外套,冷淡道:“知道了。反正合同期也要滿了,我會照做的。”

“KHUNTORIA現在完全大勢,我覺得,續約是肯定的。”民在無奈笑道:“先把年底的合作舞台好好弄好再說。”說完,他躊躇了一下,小聲嚷嚷道:“我看維多利亞挺好的,不管是作為朋友還是工作搭檔。”這便是讓他感覺奇怪的一點,凡是年輕的男女偶像上這個節目,哪有不動心的……最差也是朋友,民在十分想不通,為什麼這一對如此相配的男女,卻連朋友都做不了。

NK沒應聲,他望向了窗外,霓虹燈閃爍,腦海偶然浮現出宋茜的的樣子,抿著嘴微笑的樣子,最是可愛。那女人自然是好的,在我結裡面的表現,也是無懈可擊,只是他不喜歡而已,總之,是個很無趣的女人。

“當初說希望和維多利亞上節目的是你,現在吵著要下車也是也。”民在見NK沒反應,繼續勸說道:“下什麼車啊,照著勢頭發展下去,絕對是國民CP啊!”

“是嗎?”要和宋茜上我結,不過是為了氣一個女人而已。NK的語氣很平淡,他低頭看手機,一條新短信,是S發來的。一直面無表情的他露出了笑容,低著頭專心發著短信。是的,這樣在每週都在電視和另外一個女人打情罵俏的激將法看來起效了,於是他抱得美人歸。

另一頭。

經紀人把宋茜送到樓下後,瞧她臉色並不好看,便有些擔心道:“我還把你回家吧,看你樣子有些……”

“哥哥快回家吧,我沒事兒。”她一邊笑道,一邊搖著手下車,為了不讓經紀人哥哥擔心,還特地小跑了幾步又回頭揮手道:“辛苦了!快點回家吧,明天見。”看見經紀人的車子走遠後,笑容又黯淡了下來,嘆息了一聲,微不可聞。

跑不完的行程並不累,但是與一個和NK成為工作搭檔,這讓她很累。

一開始只是鏡頭一關便私下不互動,後來有了互相的手機號碼後,卻還是沒有聯繫。宋茜本期望著能交一個好朋友,想不到這人卻拒她於千里之外,在節目上說著各種肉麻的情話,這讓宋茜感到噁心,無奈節目不好爆發,也只好陪著他做戲到底。所謂真愛的泰國行也不過就是泰國觀光局和MBC的共贏之舉,高興了粉絲,累壞了她。

想起了在泰國的那幾天,宋茜不由得皺起了眉頭,那是個噩夢。小黑屋中的眼淚是她的真實情感流露沒錯,因為她沒受過那麼大的委屈,從小到大!不提也罷!不提也罷!

上階梯的時候也辛苦,她並不喜歡穿高跟鞋,但是因為拍攝又不得不穿,腳跟疼得厲害。一步一步緩慢地走上階梯,心道現在已經很晚了……估計隊員們都睡了……明天還要早起有一個通告……冰箱裡的酸奶喝完了還得去買……明天早上做什麼早飯?腦海裡走馬觀花似地跳出一件又一件事情,作為隊中的最年長的姐姐,她想把妹妹們都照顧得很好。


嗯……17層。
她有些乏了,使勁按了一下電梯的上升鍵頭。
突然,一只有力的大手環住了她的腰,力道很大,宋茜一個激靈,乏意瞬間消失殆盡!來不及恐慌,來不及思考,來不及喊出聲,便被那人摀住了嘴巴,儘管她使出吃奶的勁要掙扎開,卻這那人按得死死的。

電梯的門開了。
那人抱著她進了電梯,扳過她的身子,將她要打人的手抵在這牆壁上,似乎就要把她揉進自己的身體裡去,低頭就是一陣亂吻。
“弄疼我了。”宋茜看清來者,小聲道。
那人停了下來,抬頭望著她,眼睛明亮,長長的睫毛剪輯著笑意:“V……我想死你了。”

 


 

 

第二章      誰的手與我糾纏?

“我現在很累,不想和你吵……”宋茜垂下了眼瞼,輕輕推了一下他,沒想到他卻將她抱得更緊。

他皺了皺眉頭,一隻手將帽子取了下來輕鬆地遮住了電梯的攝像頭,長手長腳的大男人此刻低頭靠在她的肩膀上摩挲,像一個撒嬌的小孩,輕聲道:“不吵架,只要抱抱。”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太少太少了……自從她開始拍攝我結這個該死的節目,為此他們吵了不少的架,他嘗試著去接受去理解她的工作,可是……他快要瘋了。

宋茜怔了下,伸手抱住了他的後背,將臉埋在他的胸前,忽然狠狠地搥了了一下他的背,抬頭咬牙道:“別以為我會輕易原諒你!”對,還有比行程和拍我結更累的事情,那就是眼前這個男人,可以在大發雷霆後對她不管不問整整快一個星期了,現在又跑來見她做什麼?


什麼語言都是蒼白的。什麼不能原諒之類的話語又被快被這男人狂風暴雨般的吻抹殺掉。
宋茜能感到他變粗的呼吸聲,他將她死死地抵在電梯的角落不動彈不能。她想讓他停下,想告訴他今天真的好累,卻身體乏力,也無法開口,只能軟軟地癱在他懷中,任他親吻。

“叮”十七樓到了。
電梯門一開,兩人便立刻分開了,像從不認識一樣。宋茜輕輕喘著氣,整理了下衣衫,然後目不斜視地出了電梯。
電梯裡的年輕男人重新帶回了鴨舌帽,遮住了一半他稜角分明的臉,伸手按了按負一樓。

絕對不能讓人知道的愛戀,這是他和她做過最大膽的事,可是立刻就想衝到她身邊什麼不管的心情,沒有戀愛的人是無法理解到的,雖然危險但是刺激,他們樂在其中,已經兩年多了。

宋茜站在宿舍門口,低頭從包包裡找鑰匙。也許隊員們都回房休息了,她不想打擾到她們。忽然包包裡的護身符映入眼簾,求平安的,這是他從日本替她求的,手裡捏著護身符,想起了他們最開始的一幕。

在喧鬧的休息間,穿過那麼多打鬧嬉笑的人,他就站在那裡直直地看著她,目不轉睛。據他說,這是一見鍾情,他的女朋友就是她的樣子。

其實戀愛這些事對她來說很似乎不靠邊,從北舞休學隻身到韓國,她希望自己有那麼一天可以站在舞台的巔峰,她需要成功,太需要一場淋漓盡致的成功來證明自己的選擇。但是,她卻那麼喜歡他。騙的了所以人,卻騙不了自己。

這時候,手機響了,打斷了宋茜的思緒。
“Vit公主,你明天中午吃什麼?告訴我。”宋茜拿著手機,忍不住笑了起來,說他有時候粗心吧,但是卻也有細心的時候。
“蛋炒飯和麻婆豆腐。”宋茜違心地回覆他,一直為了CB做準備,其實她只準備了水果和白水蔬菜。
“不准節食,乖。愛你的Running man。”
“好好開車,勿回。”

公主是屬於他的愛稱,所以當第一次拍攝的時候,NK詢問是否能叫她公主的時候,她毫不猶豫地拒絕了。她可以為了NK通宵準備食物,可以為了NK準備九種菜的生日大宴,可是盡心盡力做到最好,因為我結是一個來之不易的機遇,她必須抓了,好好做。

雖然節目下她也曾希望和NK成為朋友,但是……事與願違。而她也止步於此,不再向前,既然大家都無意做朋友,那麼就耗到下車吧。

想起了明天還有舞蹈排練,宋茜做了一個大大的深呼吸,年底舞台最重要,甚至湖南衛視都要轉播,而其他的,都先忍了吧。

翌日。
這一日的行程也忙,宋茜上午要和水晶還有雪梨,為某雜誌拍片,下午是和NK的舞蹈排練。但是經紀人來接她們的時候,說拍片延期了,和雜誌社那邊似乎還有一些事情沒有談妥,所以讓她們先到公司的會議室等著。

“Vic……”一個腦袋探了進來,大眼睛轉了轉,能毫不客氣地把姐姐去掉,叫她VIC的只有閃團的諸位了,從拍《姐姐真漂亮》開始就打成了一片,這幾個弟弟都非常可愛。

珉豪似乎看見了水晶,似乎有些尷尬,想撤出去可是已經進退兩難,所以只好保持了笑容,僵在門縫之間。

“有什麼事情嗎?珉豪?”宋茜笑嘻嘻地走過去,覺得他的樣子的乖乖的,忍不住拍他的肩膀道:“進來玩啊,今天沒行程麼?”

“不了不了。”珉豪突然握住了她的手,緊了緊,道:“當然有行程,我先走了。”說完對她眨了眨眼睛,又抬頭對水晶和雪梨道:“我走了,再見。”

宋茜站在門口,手握成了拳頭,珉豪給了她一張紙條。
這事兒……百般低調……到底還要怎麼低調才行。

“又來了又來了……”水晶笑著走過來,搭著宋茜的肩膀道:“V媽,你得接招啊。你看人家多用心地替你牽線啊。”說到這裡,雪梨也撲哧一下笑出了聲。


“他上次找了奎賢哥哥約你一起看演唱會。”水晶笑嘻嘻地打趣道:“這一次珉豪來找你樣子反常,肯定有事兒,說不定又是他,可能是看見我們都在,所以不好開口了。”雪梨嘟著嘴巴點頭表示同意,兩個小女生笑的有點曖昧。

水晶喜歡珉豪,練習生時期並無太大交集,可是拍完朱麗葉回來後,這小妮子就開始經常關注這珉豪,嘴上沒說過,可是姐妹大家都能感覺道。

“別亂說……呃。”宋茜尷尬地笑了笑,這事兒要她怎麼開口,她握緊的拳頭並未鬆開,直接把手放進了衣服口袋中。

在拖延了一個半小時候,雜誌的拍攝終於成行,宋茜第一次工作的時候有點心不在焉,珉豪的那張紙條也困擾著她,以為塵埃落定了,結果……除此之外,下午和NK的排練也讓她感到力不從心。

這是年末舞台前的最後一次排練,也是唯一一次不帶節目組攝影的排練。

下午,首先達到舞蹈室的宋茜,開始對著鏡子熱身,並開始獨自練習一些比較難的動作。尚燻哥哥來了短信,居然堵車了,說要晚一點才會到。想到會和NK獨處,這讓她一邊跳舞,一邊嘆氣。

“你好。”不知何時,門口已經佇立一個高高瘦瘦的聲音,戴著黑絨帽,將自己的書包扔到門邊的角落。

是NK。

“他上次找了奎賢哥哥約你一起看演唱會。”水晶笑嘻嘻地打趣道:“這一次 豪來找你樣子反常,肯定有事兒,說不定又是他,可能是看見我們都在,所以不好開口了。”雪梨嘟著嘴巴點頭表示同意,兩個小女生笑的有點曖昧。

水晶喜歡 豪,練習生時期並無太大交集,可是拍完朱麗葉回來後,這小妮子就開始經常關注這 豪,嘴上沒說過,可是姐妹大家都能感覺道。

“別亂說……呃。”宋茜尷尬地笑了笑,這事兒要她怎麼開口,她握緊的拳頭並未鬆開,直接把手放進了衣服口袋中。

在拖延了一個半小時候,雜誌的拍攝終於成行,宋茜第一次工作的時候有點心不在焉, 豪的那張紙條也困擾著她,以為塵埃落定了,結果……除此之外,下午和NK的排練也讓她感到力不從心。

這是年末舞台前的最後一次排練,也是唯一一次不帶節目組攝影的排練。

下午,首先達到舞蹈室的宋茜,開始對著鏡子熱身,並開始獨自練習一些比較難的動作。尚燻哥哥來了短信,居然堵車了,說要晚一點才會到。想到會和NK獨處,這讓她一邊跳舞,一邊嘆氣。

“你好。”不知何時,門口已經佇立一個高高瘦瘦的聲音,戴著黑絨帽,將自己的書包扔到門邊的角落。

是NK。

“哦,你好。”宋茜停了下來,雙手將披散的頭髮束了上去,輕微地喘著氣,並不是幾個跳舞動作便讓她如此,只是和NK第一次,再沒有任何外人的情況下見面,這讓她侷促不安,因為她不知道應該怎麼和鏡頭下的NK相處。

偌大的練舞室,變得狹小起來。她退後了一步,摸了摸頭髮道:“怎麼進來的?到了後門,怎麼沒打電話讓我下樓開門。”

“看見神童了。”NK蹲下身子,系緊了鞋帶,沒有抬頭看她。

“哦,尚燻哥和其他伴舞因為堵車,要遲一點。”宋茜朝他解釋為什麼練舞室現在還沒有人的原因。

“我們可以先練幾次。”NK站直身子,朝她伸出了手,皺眉道:“那個特技總是差強人意。”語氣冰冷,居高臨下地看著宋茜,似乎做不好都是因為宋茜的錯。

 


 



第三章      擾亂我心

每個人都有戴面具的時候,有時候你會分不清,他的真實容顏和他的面具。宋茜看這鏡子中的她和它身後的,心裡卻莫名其妙地想起了這麼一句話,也忘記了在哪裡看過的,就是突然在腦海中閃現了出來。

女人始終都是感性的,有時候宋茜會分不清我結中的NK和現實中的他。畢竟在我結他是那麼溫柔的的男人,可是私下卻連普通朋友都不是,有時候她會好奇,自己是不是在那個環節得罪了NK。

“為什麼做不好?你知道嗎?”NK的低著頭在宋茜耳邊輕聲道,右手從她肩膀滑下,與她的舞動上來的手十指纏繞,下一個動作便是NK將她整個人舉起來,在空中翻轉一圈。

之前每一次下地,宋茜都會踉蹌。

“因為你不信任我。”

宋茜怔了下,與他鬆開手。沒有辦法完全信任他,因為對她而來,他還只是一個熟悉的陌生人,雖然已經六個月了,這麼危險的動作,她無法安心。

“為什麼?”NK抬頭,與宋茜在鏡子中對視,兩人完美的身高差,和同樣嚴肅的表情。

宋茜討厭他的虛偽,有些話憋在心中實在不吐不快!她轉過身子,退後兩步,看著他道:“明知故問。”她皺著眉頭,有些嘲諷道:“現在四下無人,你這是做戲給誰看?”都不能做朋友,更何況要做好這個默契度極高的特技。

NK聳聳肩膀,沒有搭腔。之前在華欣,他們有過激烈的爭吵,兩人之間想法不同,目的不同,心猿意馬,完全不對盤,再多說也無益。

“我就是這樣的人,不吐不快。”宋茜繼續道:“舞蹈動作沒問題,特技我也可以克服,但是你,我沒法原諒。”

宋茜轉身回到了練舞室的一側坐下,NK也跟著坐在了不遠處的坐了下來。在等待編舞老師和伴舞的半個小時,兩人各自拿著手機玩沒有交流,兩個人獨處的時間不多,在泰國有過兩次,第一次她給了NK一耳光,第二次以吵架收場,這一次是第三次。

“華欣,那一件事,我道歉。”NK埋頭弄著手機,並沒有抬頭看她,他說話的語速很快:“合約到期後,我們就不用這樣了。”

宋茜沒說話,這道歉遲了盡三個月。
那件事她想要遺忘,完全地遺忘,偏偏NK又提了起來。好聽點是道歉,難聽點是敷衍。而她宋茜也不是死纏爛打的人,也不會像一般小女生那樣哭著求著讓他負責。

遺忘不代表沒發生過。她只能和他繼續鏡頭上假恩愛,鏡頭下陌路人,更多的生氣和憤怒,已經在泰國回來後就沒有了。那件事成了他們之間的心魔,更多的冷漠和無言以對只是為了掩蓋而已。

自此後,兩人再無多餘的話說,直到編舞老師和舞伴來。

下午的排練總共三個半小時,五次全部跳完,三次特技練習。尚燻說他們的行程都很忙,實際練習時間並不多,雖然沒有達到最佳效果,但是已經算不錯了,在MBC年末的舞台上,希望他們能超水準發揮。

NK點頭道:“嗯。真的十分感謝。”民在已經打了兩個電話催促他,下面的行程也很緊,他和舞者們鞠躬道別,和編舞老師擁抱感謝。

“特別要感謝你,辛苦了。”他看著她,與她握手告別,看起來根本就是一個十足的紳士,這些都是深入骨髓的東西,做與不做,都不能代表任何意義。

“年末舞台見。”宋茜抿起了嘴唇,眼睛彎起來像月亮一樣,對著他笑道。這樣的笑容讓NK愣了下,很快抽回了手,點頭道是,便轉身離去。

在外人看來,他們儼然已經是一對情侶,只是不敢太高調而已。在NK看來,這個笑容讓他詫異和不安,因為這是泰國回來她第一次在鏡頭下對他笑,笑得那樣甜。在宋茜看來,她笑,並不代表她釋懷,有些不想做的事,她決定要做到最好。

勇氣,並不是你不敢去做。而是在你明明討厭和害怕的情況下,你還堅持去做。年末舞台的勇氣,是為了她自己的事業,她必須做到最好。

也是送給NK最好的跨年“禮物”,不是麼。

今天,不算是省心的一天。看著NK離去的背影,她想起了兜裡的紙條,眉頭緊皺。“下午排練完後,能見面麼?七點,我會在天台等你。”紙條的話,重重地壓在她的心口上,去還是不去?難道真的要告訴他,他才能死心?牽扯了不止他們兩個人,她怕,哪怕是走錯了一丁點,都會滿盤皆輸。

和編舞老師們走到了公司大門口道別,經紀人哥哥的車已經等在那裡。宋茜猶豫不決地上了車,回頭望瞭望公司的頂層,然後離開。在回到寢室後,宋茜在客廳和廚房來來回回,似乎忙碌能讓她忘記那張紙條,可是越這樣,越在她腦海中的清晰起來,那人是一個倔強脾氣,說不定還會在哪裡……

“V媽,晚飯晚飯。”水晶嘴裡喊著棒棒糖,朝對著熱鍋發愣的宋茜撒嬌道。雪梨突然旋風似地從臥室衝了出來,碎碎念叨:“完了完了,下雨了!我今天才晾出去的襪子,死定了。”一邊念著一邊朝陽台奔去。

宋茜隨著雪梨的身影朝陽台外探望,最初是毛毛細雨,不一會兒就變成了傾盆大雨,在這樣的季節,十分難見。陽台外的屋簷猶如斷線的珍珠,形成了雨簾,雪梨一邊大叫一邊忙著收襪子的身影在雨簾中穿梭。

宋茜怔了下,猛地關了火,回頭對水晶道:“突然想起忘記買酸奶了,我去超市,馬上回來。”不等水晶回答她,便在玄關拿了一把雨傘,便匆匆忙忙出門下樓,叫了計程車直接去了公司。她把他弟弟一樣看待,不想傷害他,也不希望他在雨中等著她,那麼大的雨……

待她趕回了公司,衝到了天台上,發現空曠黑暗的天台上沒有他時,心中頓時松了一口氣,也許他早就回去了吧,不知道自己在亂擔心些什麼。這時,LUNA的電話來了,應該是催她回去的吧,宋茜拿起電話,準備轉身下樓。

“你來了,我以為你不會來了。”突然被一個人牽住了手腕,他向前一步,從身後緊緊地抱住了她,聲音有些哽咽。

雨傘掉了,手機也掉了,大雨瓢潑,頃刻間,淹沒了兩個人。

偌大的天台,回響著LUNA來電的鈴聲F(X)的SORRY。副歌部分一遍遍重複著:“I'm Sorry (Sorry) 只能說出這句話 雖然還很不足 雖然還很青澀 但我仍愛你。”
 


 




第四章       你我的秘密

“聽我說。”宋茜沒有掙扎,只是冷靜道:“我最後再說一次,放開手,我們可以做很好的朋友,否則,連朋友都做不了。”

那人默了一會兒,放開了她。

宋茜彎腰撿起了雨傘,踮起腳替他遮雨,皺眉道:“下雨了怎麼都不知道走?”

“以為你不來了,所以我傷心了。”他目不轉睛地看著她,負氣道:“連離開的力氣都沒有了。”

“你要我怎麼做?在這裡淋雨算什麼?上午偷偷塞的紙條算什麼?你知不道水晶也在會議室?”宋茜一邊責備,一邊拉著他往樓下去避雨,他卻一動也不動,死死攥著她的手腕。

他握著她的手腕,越捏越緊,當最後聽見宋茜提水晶時,他的臉色徹底黯沉了下來,低低地吼道:“我喜歡的是你,V!為什麼要一次次提水晶?你覺得這樣很有趣麼?把我和她湊成對?”

不僅僅是因為水晶,而是她沒辦法和他在一起。相差近五歲的年齡,他總說沒關係,可是卻讓她一開始就把他當成弟弟,僅此而已。

珉豪來找她多少次,她就拒絕了多少次,可是每一次 豪都說沒關係,他可以等,一直等到她接受他為止,這事她根本無法對成員們說起,也不知道從何說起。水晶很重要, 豪也很重要,宋茜都不想失去他們,所以上午當水晶和雪梨問是不是那個人找 豪來牽線,她也只有默認了。

“好吧,不提水晶。”宋茜握緊了拳頭,咬緊牙關道:“我只是把你當弟弟,過去是,現在是,今後也不會變。我已經有男朋友,你滿意了嗎?” 豪不是什麼小男生,這樣的身高已經讓她有了壓迫感,他握住她手腕的力道,有多大,可能連他自己都不知道。

珉豪冷冷地看著她,半響,終於開口問道:“是NK?是奎賢哥?還是昌珉哥?還是……”

“是。”宋茜沒有半點猶豫,斬釘截鐵地打斷了他:“是NK,我們已經在一起了!”

她扔掉了手中的雨傘,像訓斥不聽話的小孩一樣,道:“是要我陪你一起瘋麼?好,我就站在這裡,你不下去,我也不會下去。”

一句NK,也許是宋茜承認地太快,讓珉豪一下怔住了,他垂下眼簾,雨水順著睫毛流下來滑到嘴邊,是咸的。珉豪漸漸地放開了宋茜,蹲了下來埋首雙臂間,像個受委屈的孩子,話已經到了嘴邊,卻怎麼也說不出口,既然得到了答案,他就應該灑脫一點說一句祝你幸福,不是麼。可是卻無言以對,雙腿如灌了鉛一般,徹底,一步也挪不動了。

宋茜拾起雨傘,站在他身邊,替他遮住這場雨,心道對不起,我說謊了。現在的她也需要一場及時雨,和 豪之間的事情不能再拖下去,因為她不想傷害任何人。

至於戀情……男朋友麼……那是個秘密。

在此之後的很多天, 豪再也沒有來找過她,沒短信沒聯絡,甚至公司了里都甚少見面,宋茜以為這事兒終於平息了,可是偏偏事與願違。在參加MBC領獎的那天,她和NK坐在台下等著一個已經知道的結果,人氣獎。

攝影攝像都齊刷刷地對著他們,期望能拍點什麼出來。NK突然轉頭對她低聲說話,謀殺了許多菲林,礙於有那麼粉絲記者遠遠盯著,宋茜保持了笑容,側身聽他說話,宋茜抿了抿了嘴巴,裝做沒事兒一樣望向舞台,心裡卻敲起了小鼓。

“聽說我們在一起了?我怎麼不知道。”他說。

這句話說得不輕不重,風輕雲淡的,卻在宋茜的耳邊一下炸開了,也許是為了掩蓋自己的慌張,她開心地笑起來,這問題要她怎麼回答,只有用尷尬的笑容帶過。直到上台領獎的時候,她都有些走神,心裡想NK的那句話,主持人的話忽近忽遠,已經完全聽不進去了。

拿著獎杯走下到後臺的時候,一直走在她前方的NK突然轉過身子,讓宋茜措手不及,撞了個滿懷,他穩穩地扶住她的肩膀,彎腰在她低聲道:“珉豪發短信來說會替我們保密的,希望我們幸福。”他微皺眉頭,手上一用勁,讓宋茜感到有些吃痛,她卻依然面不改色。


宋茜抿了抿嘴唇,果然是珉豪。

“很不錯的小道消息,我小看你了。”NK放開了她,生氣和不滿已經充斥在俊俏的臉上,他牽動了下嘴角,道:“是要報復我麼?還是要炒新聞?。”這時身邊有人經過,讓NK停頓了下,他抬手,修長的手指輕輕落在宋茜的右肩道:“都不像。”

NK輕輕推著她的肩膀朝休息室走去。MBC很有意思,準備了KHUNTORIA的休息室。走廊上來往的工作人員向他們投來了羨慕的目光,外人看來NK是一個禮數周全的溫柔男子,照顧著疲倦的“老婆”,似乎都覺得這對熒屏人氣情侶已經在現實生活中走到了一起。

“要報復我的話,你應該發短信告訴S。”NK慢條斯理地柔聲道:“要放新聞的話,不應該告訴珉豪,他只會老實地守住這個秘密。”

他推著宋茜走進了KHUNTORIA的休息室,反手將門關上,不屑道:“是為了什麼?”

報復他或者炒人氣?NK對 豪的短信保持了沉默,他把這事兒理出了一二三四條出來,很顯然,他要得到一個答案。

“如果我說我想炒作新聞,你會怎樣?”宋茜不想正面回答他的問題。

“我無所謂。”NK挑眉,輕笑道:“反正節目下車後,這種事自然不攻而破。”

“如果是報復呢?”從一開始在維特上的TS,全世界都以為NK是為了宋茜才會如此,讓喜歡這對CP的粉絲都欣喜不已。到釜山的event,也不過是一個復刻版,NK把他和另外一個女生的曾經種種全部一一搬上了電視,這招很妙,任何一個前女友都會受不了。而這所有的一切,宋茜都是在華欣知道的,NK有一個軟肋,那就是女友S。

“是嗎?”NK收斂了僅存的笑意,他松了松衣領上的領帶結,冷聲道:“你有種試試看。”

“報復,炒作。”宋茜抬手扯住了NK的領帶結,將輕輕他推到一邊去,然後打開了門。

她回頭望著NK,偏著頭嬌俏地笑了起來,看起來天真無邪:“兩者,我都要。你能把我怎麼樣?我倒想看看。”說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休息室,佇立在走廊上,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兩頰通紅,心跳地厲害,她不僅說了謊,還放了恨話。

不喜歡NK的囂張氣燄,一臉贏定她的感覺,這讓好強的宋茜感到更加反感,一時氣上心頭,於是這對 豪脫口而出的藉口,到NK這裡便成了一個藉他上位不折手段的小道,可是一走出休息室,她便後悔了,一時意氣,這不是在給自己添堵找麻煩麼!

直到坐上經紀人的車子,宋茜這稍稍安下心來,方才那番話已經說出了口,那便是收不回了,她沒想過後果,因為她知道就算這種不可靠的小道消息傳出去,也就是被公司警告,如果反應良好,說不定還會順水推舟。但是如果是被發現和同公司的戀愛,那她就真的無力回天了。

至於和NK的關係,本來就已經糟糕至極了,不在乎糟糕一點,這裡不是泰國,他沒辦法對她為所欲為。

“簡愛,2am,587,V。”這時候收到了一條短信,四個隔開的詞彙是暗號,宋茜刪掉了短信,年末的聚會啊。

 


 



第五章         國王的另一半?

SM公司裡有很多男團女團,大家族之間的都是十分友好融洽的,但這並不意味著誰和誰就能交心,就能成為知己。關係總體來說都是不錯的,卻也要分親疏遠近。年末的聚會,不是誰都能去,這短信既然傳到了宋茜的手機上,她自然是不能不去的。

一個中國女生在異國打拼不容易,以前公司裡有韓庚可以關照她,可是現在只有她一個人,她需要和公司裡的同事們更加融洽,所以他們永遠看到的都是她明朗的笑容,得體的禮儀舉止,開朗樂觀的性格,這樣大家才願意和她做朋友。

如果一個公司的很多大牌都在同一個地方開派對的話,一定會引起騷動,粉絲圍觀,記者追拍,沒有一個人會認為這是派對,只一場明星聚眾玩樂的秀場罷了。所以每一年年末,公司裡面的各個派系都會自己開派對,在年末的這幾天,包斷不同的夜場,請不同的人,用著不一樣的暗號。

第一個暗號通常是地點和時間,簡愛的作者是Charlotte Bronte,縮寫為CB,出版於1847年,代表在一個縮寫為CB的俱樂部,派對在18:47就已經開始了,每一個結束了舞台表演採訪錄製等的人都會在這個時間後過去。2am意思為兩個我,代表你可以多帶一位至親來參加。最後587,則是包間號碼。

在去年的年末,宋茜也收到過同樣的短信,也是C&B俱樂部。她將短信轉發給了LUNA,ANMBER不在,只能是LUNA了,水晶和雪梨都太小了。LUNA很快回了她,說好的,現在她還在後臺補妝,還有一個採訪,完了就就回趕過去。

“哥哥,麻煩送我到C&B就行了。”宋茜對經紀人笑道。
“哦,安排在今晚了?”經紀人當然知道公司內部喜歡搞這種私密的年末聚會,包斷全場開派對,跳舞喝酒玩遊戲,不能有粉絲有記者,甚至連服務員都簽了封口協議,因為這種場合,往往最容易催生男女偶像們的感情。


經紀人輕車熟路,把宋茜送到了C&B,並祝她今晚玩得愉快,辛苦了一年應該值得去玩一玩放松下,可是當她站在俱樂部的門口時,卻輕鬆不起來,甚至連雙腳都很沉重,想到裡面的會有些什麼人,她就覺得她這不是在解壓是增壓。

“咦!V你來了!”突然被人牽住了手,把她往裡面拉,笑顏可愛道:“我也才到,希澈之前就說今年要邀請你做零點的開場舞伴,快一起進去吧。”

是傑西卡。

宋茜不喜歡這種場合,尤其是在LUNA還沒有出現的情況下,她會變得很拘謹,傑西卡說的話一下讓她想起了去年的事情,當時韓庚回了中國沒參加,金希澈全程充當著護花使者,說是要保護韓庚的妹妹,還說今年要和宋茜跳零點開場舞,開玩笑說因為他和她是公司裡最美最登對的兩個人。

當她走進包間的時候,發現人已經坐得滿滿,SM的SJ和少時兩個大團都來了成員,甚至連東團和BOA都在另一個卡座聊天,唱歌的唱歌的,跳舞的跳舞,坐著聊天喝酒的也有,鬧鬨哄的大包間裡,宋茜感覺呼吸都有些困難。

傑西卡看見允兒端著酒杯去找允浩,便樂呵呵地跟了過去。宋茜一下落了單,一眼掃過去並沒有發現金希澈,便隨口問道:“希澈哥呢?還沒來麼?”

“他說累,不來了。”奎賢抬了抬手,示意讓宋茜坐他身邊去。

“先罰酒三杯,V來晚了。”神童笑嘻嘻地把杯子倒滿酒,宋茜連忙雙手接住,不好意思道:“真的要喝滿三杯麼?”若是平時,喝酒並是大問題,只是因為是這幾天,比較特殊,所以讓她變得有些為難。

“那傑西卡姐姐也要喝。”一直坐在角落裡和溫流說話的珉豪突然開口道,他表情認真,一字一句,快速地瞄了一眼宋茜,目光定在了神童的那杯酒水上。

傑西卡離得不遠,也聽見了,她恨了珉豪一眼,走過來自己倒滿了一杯酒,笑道:“我自罰一杯。”沒有拖泥帶水,一口幹完了。宋茜見傑西卡都毫不猶豫地喝了下去,也不好多做推辭,自有把酒喝了下去。誰料神童又往她酒杯裡面倒滿,說著這是好酒,一定要多嘗嘗。

奎賢突然起身握住了神童的手腕,他回頭看了一眼宋茜,嘴唇動了動,舞池的喧囂的音樂頓時在宋茜耳邊盤旋……不需要多餘的言語。但是她知道奎賢說了什麼。

不用喝。他說。

“我替姐姐喝,知道神童哥哥想每個人都嘗嘗他私藏的拉菲,我饞死了就讓弟弟幫喝吧。”這時,溫流笑瞇瞇地看了一眼 豪,站起身子,伸手接過宋茜的酒杯,一口喝了下去。

宋茜笑著對溫流說謝謝,腦海裡卻是一片空白,本來參加完晚會已經很累的她,現在卻要去應付這些突發的狀況。傑西卡半蹲在 豪身邊, 豪正低著頭在她耳邊說著什麼。溫流把酒杯賽回宋茜的手中,笑得很得意,他還不知道宋茜和 豪已經冷戰很多天了。神童怔怔地看著突然起身拉住他的奎賢,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“哥,F(X)算是後輩,又是女生,不能強灌的。”奎賢笑了笑,將神童手中的酒瓶拿了過來。這時候,氣氛似乎變得有些凝固,神童瞪大了眼睛,似乎不敢相信奎賢能說出這樣的話。

“我是後輩,今天這麼高興,應該給主動給前輩敬酒的。”宋茜見狀不妙,只好從奎賢手中將酒瓶搶了過來道:“先敬神童哥哥。”

神童這才笑了起來,忙道:“隨意就好,不用喝完的。”方才勸酒不過是乘著酒意作興,現在幾分清醒見宋茜為難,心中也感到抱歉起來,但是作為前輩,又不好拉下臉直說,只能說讓宋茜少喝點。

這一邊的坐在卡座裡還有東海、藝聲、晟敏以及閃團的泰 ,和一直沒說話孝淵和俞利,宋茜為自己倒滿了酒,大方地笑道:“那我就喝完這一杯,代表F(X)敬各位前輩。”奎賢站在她身邊,低頭看著她,似乎是在確定她是否能喝下這一杯。被這麼多人這樣盯著,看樣子都在擔心她的酒量,宋茜覺得有些不好意思,心道雖然身體不舒服,但是再爛也有三分酒量,兩杯怎麼會醉,只好硬著頭皮喝上了。

“啊!宋!”利特大聲喊著她的姓,和銀赫搭著肩膀從舞池走了下來,他興奮地摟著宋茜的肩膀道:“這裡的人都敬了!那邊還有允浩和寶兒師姐,這酒是一定要喝的。”這時允兒已經起身從允浩身邊站起來,對宋茜笑道:“我和你交換,我坐奎賢身邊,你坐這裡來,把酒喝了這才叫後輩。”

“是,是。”宋茜笑著回道:“這是一定的。”既然都這樣了,宋茜只有豁出去了,她端著酒杯走到另一頭,先敬了BOA。BOA很爽快,只說最近F(X)是大勢哦,將杯中剩下的紅酒一口飲完。

“兩位師兄,我就一起敬了。”宋茜心中盤算團體都一起敬,可以少喝一點。
允浩站了起來,不過他手中拿著可樂:“對不起,我現在不喝酒,用可樂吧。”昌珉攬著允浩的肩膀,笑道:“哥,人家都用酒,你用可樂,說不過去的。”

“那就都喝可樂吧。”允浩回絕道,他遞給了宋茜一杯可樂,看起來似乎沒有給她選擇。這場派對的最後一次敬酒,被允浩換成了可樂。

敬完後,宋茜趕快回到了奎賢身邊坐下,允兒起身給她讓座,拉著傑西卡去了允浩那邊。明眼人都看得出來,允兒喜歡允浩。

銀赫和溫流在舞台上當DJ,東海帶著弟弟們拉著少時一眾人去跳舞。宋茜因為來了那個……又喝了一點酒,臉色有些蒼白,她縮在沙發裡,閉上眼睛向休息一會兒,畢竟零點都沒到,真正的派對都沒開始。

“醉了?”耳邊響起奎賢的聲音,他埋頭看著一旁蜷縮著閉目養神的宋茜,輕聲詢問道。

宋茜猛然地睜開了眼睛,下意識地說道:“沒,沒醉。”
“哦。”奎賢沒再繼續問下去,而是低頭擺弄手機。宋茜瞄了一眼,問道:“在上網?”
“沒,等下始源哥和亨利他們要來,我在發短信。”奎賢將手機遞給她看。
看她似乎興趣缺缺,奎賢便道:“你休息吧。以後這種事不要強撐,看著我討厭,你臉色不好看……”雖然責備,但是語氣淡淡的。

宋茜搖頭說還好,以後會注意的。

兩個人坐在沙發上,在鬧鬨哄的音樂聲中,又一茬沒一茬地輕聲說著話。在和奎賢說話的期間,宋茜抬頭看見了對面卡座的允浩,他沒去跳舞,和允兒坐在一起,允兒勸他酒,他沒有回絕直接喝下了。

這一幕讓宋茜覺得很諷刺,為什麼她去敬他酒,他卻要堅持可樂,是看不起她還是……她一直盯著允浩,突然間,允浩的目光與她相對,穿過跳舞的人群,喝著酒和勸著酒的各位,穿過兩個卡座的距離,他就這麼目不轉睛地盯著她,身邊的允兒正在看著臺上神童的舞蹈笑著和BOA交流著什麼……

一切都靜止了。

“東海和神童都請了NK。”奎賢的話讓宋茜一下從靜止的空間中抽了出來,她轉頭望向奎賢,沒有聽清他剛剛的話:“東海,神童,什麼?”

奎賢收起了一直擺弄的手機,看著她認真道:“NK。他們請了NK。”兩個人的對話在此停頓了半響,宋茜看著他,表情僵硬,這句話要她怎麼笑得出來。

“他們都說本來和NK很熟,而你也和NK在一起了,所以請來沒關係。”奎賢避開了宋茜的目光,低聲道:“如果是的真的,我認為我應該是第一個知道的。”他平靜的表情掩飾不了,他的在意,在意好友的戀情,他居然不知道。

宋茜和奎賢很投緣,一開始宋茜的韓語不流利,如果和公司的同事們呆一起的話有時會沒話。但是和奎賢在一起的話,就算她不說話,他也會一直說一直說,平淡地表情,平淡地語氣,宋茜曾笑過他是韓語復讀機,有時他也會用字正腔圓的中文問道茜,你在聽麼?和奎賢在一起,她沒有任何壓力,是在這個偌大的包間裡可以放心依靠的朋友。

“我以為……”她皺起了眉頭,想到NK要來,她幾乎有了要站起來離開的衝動,想要說的話已經在嘴邊了,卻說不下去了。因為電視上那麼甜蜜的KHUNTORIA,誰能相信鏡頭下他們之間的關係,是那麼糟糕。

好吧,拍攝我結已經半年了,認為NK和她已經在一起的人不在少數,宋茜不是懶得解釋,而是作為節目拍攝的要求,她沒辦法再任何公共場合澄清這只是節目,她和NK沒有任何關係任何聯繫,這會影響到節目的收視率,所以不被允許。
“我現在只想把這個節目做好。”宋茜頓了下, 把頭髮撈向耳後,改口道:“其他的以後再說。”很多很多事情,委屈的傷心的憤怒的,其實奎賢是她唯一可以傾述的對象,但是她卻沒有這樣做,因為她是不想要奎賢擔心她。

奎賢沒說話,兩眼放空,看著舞台上東海和俞利跳著火辣的貼身舞。宋茜沒說實話,她一旦說了謊,就會弄自己頭髮,不是緊張,只是她說謊了,不自在了。奎賢知道她說謊,卻沒有拆穿她,如果她有所隱瞞,那一定有她的理由,他自然不會再問,這就是他們之間的默契。

始源和亨利姍姍來遲,立刻被大家圍攻,各自灌下三大杯酒。雖然LUNA也來晚了,一也因為是小女生,而是會撒嬌,所以哥哥們都只罰了她一杯,而奎賢提到的NK,一直沒有現身。

利特看著人已經來得差不多了,而大家似乎也跳得累了,便示意銀赫把音樂放小聲一點,大聲提議要玩國王遊戲。拿出了早已準備好的號碼牌箱子,一人摸了一張,宋茜悄悄看了一眼底牌,很小的數字,1號,不過她心存僥倖,暗道在場的人那麼多,就算叫號碼也不一定會叫到她。

“號碼25是國王,請舉手回答。”利特拿著話筒,喝了酒的他,臉上紅彤彤的,看起來情緒高漲。

“我。”國王拿著牌站了起來,一直沉靜的大家一下笑了出來,都道國王是他,應該出題不會很刁難。

國王是他啊。
 

 

(未完--由於太長, 其他請到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z=1012563550 看.

以上轉百度維尼夫婦吧, 原創者"神馬博". ) 

 


後話:  除了紅薯外, 我還挺喜歡維尼這對畫布夫婦. 維尼夫婦的飯寫了許多長篇小說, 而這個我看了覺得真是很有趣味, 希望大家都會喜歡~!

發表回應

(您尚未登入,您可匿名回應。或選擇按此登入註冊)

 暱稱 (必填)

 標題

 個人網頁

 電子郵件

authimage 
 驗證碼 (必填)